【2018简单村小书房-北京站】孙勇x尹琪:你这辈子做啥事,才能够跟数百万人产生交集?

2018/05/03简单村

我们是文化的搬运工

tag Design创始人孙勇 x 歳SUI品牌创始人尹琪

北京言书店Yan Books and Coffee

■孙勇 tag Design创始人

孙勇:tag Design创始人。对中国传统文化感兴趣,热爱这些古朴又精妙的技艺。

■尹琪 歳SUI品牌创始人

尹琪:歳SUI品牌创始人。他用10年时间收藏了1000多种年画,2014年与朋友一起创办歳SUI品牌。

品牌分享

孙勇:数字化的传统民艺

孙勇:我是孙勇,我们这间小公司叫做tag Design,中文叫泰格。我先回顾一下我们都做过什么。

我们最被外界熟知的是2014年做的一款App——榫卯,这是中国传统文化里很重要的一个概念——榫卯结构。

大家可能都使用过或者听说过,它获得了很多推荐,2014年获得App Store中国区年度精选。2015年10月份的时候,库克到访过我们团队,但是这些荣誉都过去了。

2016年到2017年我们做了第二款中国民艺相关的App,叫折扇,在2017年夏天最热的时候发布。我们用了大量的游戏引擎做三维的效果,大家可以去下载、察看、体会,也获得了很多推荐。

2017年下半年,我们还推出过一款非常轻快的App,叫做有期,它聚焦在中国传统的二十四节气和七十二候的概念。它里面承载的内容是跟工匠,跟手艺人有关的一些文字。我们把有期作为一个广场,里面有很多录音,比如你听到圆明园早晨鸟叫的声音,海浪的声音,我们自己拍的Video,它的界面是这样的。

今天的活动是与我一位“同事”尹琪老师有关,去年年底泰格的小伙伴们有一个想法,想做一款年画主题的“找不同”游戏,我们就求助于尹琪老师,他很慷慨地提供并授权了自己收藏的年画原画跟图案。这款轻快的年画小游戏,原计划是过年期间上线到微信小程序里,用这种方式给大家拜一个年,最终因为其他原因没有按照计划发布,我们小伙伴熬夜把它改成iOS版本的一个App。在2018农历春节之前的一天,我们上线了。7天里面被下载过十多万次,大家也可以在App Store里面找到这样一个很虐的游戏。你们可以试试,一共有41关。

这些就是当时在尹琪老师那儿,用手机拍的这些图片,我记得是冬天。大家忽略这个画质,非常漂亮。中国民间的这些东西都是好的东西,没有负面的,都是特别棒的。

因为我喜欢拍照片,我认为手机特别伟大的一点,就是随时随地可以拍照片,这些平淡的瞬间你不要忽视它,在过很久以后,或者过几天回头看的话就特别珍贵。

后来尹琪老师还到我们的办公室,我也是随手拍了几张照片。当我想做这个的时候,我忽然在我的手机里面翻,翻到这样的照片,非常棒。这是徐鸿淼,是泰格设计的主设计师,他负责折扇整个的设计,还有年画找不同的设计也是他来负责的。尹琪老师在很专注的指导工作。

这里有几张是我们开发的状态,我有一个原则是:你一定要怀疑你自己的决定、怀疑你自己的观点,这样才不至于变得独裁、偏执。所有人都这样做,我们团队决策就是讲出你的观点,大家能够互相立体一点,我们再讨论如何做这款小游戏。

尹琪:年画是旧时的电视机

尹琪:我从2007年开始收年画,收到现在有11年了,前前后后大概收了一千多种年画,中国所有出年画的地方我差不多都亲自去过。我收的年画都是亲自到当地去选。所以歳SUI的产品里的元素都是我们自己亲自采集的,跟在图库里面下载的完全是两回事。有人说你为什么收年画,我们上学的时候都是听西方的音乐,看西方的电影,对自己的文化关注很少。

之前跟老外聊天,都聊他们的文化。后来老外问:“你们有什么东西?”我哑口无言。我们好像有很多东西、很多经验,但跟个人好像没有太大的关系,只是国家有这些文化宝藏。

文化就是自己再去思考,关注到自己的文化,年画这一部分,中国传统民间的文化。像宫廷文化可能太大了,民间文化可能是我最关注的。我想问一个问题,你选一样东西,几乎所有中国人都要去用,而且各个地方又有各自的特点,是什么东西?年画。过年的时候,无论贫富,无论男女老少,所有人都要用年画。

大家过年的时候去市场上请春联、门神、红包,就是大金字、喜羊羊什么的。以前呢?我们以前是毛笔字写,家里不会写的话会请别人写,去求字。家庭需要什么,写几句吉祥话,不是你买一个就完了,这是有感情的。以前最重要的是小朋友看着家里人贴门神,贴春联,他有这个动作,有这个仪式感。而我们现在是没有这个仪式感的,文化在哪里。

年画大家知道是怎么做出来的?年画分几种,一种是全是木板印,一板一色印的;一种印完是半印半绘,印出来一部分,再手绘;另外一种是完全手绘,分这三种情况。

尹琪:有人经常问我这个地方的画有什么特点。你想当地人性格是什么特点,他作画就是什么样子。这是苏州的,颜色特别淡雅,这是河北武强财神、钟馗。这个钟馗是山东的,着重说一下,中国以前年画只有两个地方是红色的,一个是佛山,一个是漳州,山东是后来学的,他们印到红纸上。佛山是先印在白纸上,再拿笔把纸画成红色。漳州是完全印在红纸上的,对颜料要求是很高的,所以要加胶,但是这是很秘密的,不会告诉我们。这是杨柳青的,这是山东高密那边的,我特别喜欢那个画,因为那个板子在中国刻板是极其高的水平,但是现在基本跟不到它的东西。

你看到之后会觉得年画原来是这样子的。当下你去市场买那些东西,我特别苦恼,每年去选春联,选红包的时候特别头疼。我们老祖宗有那么好的东西,我就想把这些转化成一个产品出来,让大家能够享受传统的美,这样我们做了第一个系列产品。歳SUI成立于2014年,但是这个想法是2010年就有了。

我们做一个礼物,一定要有仪式感,拿着包送过去,打开一刹那,你会觉得这个东西就是我们自己的文化。很多人说包袱巾不是日本的吗,我说不是的,包袱巾是日本从我们这儿学走的。这是我们猴年的包装,选了一个木盒。木头本身是自然的东西,拿在手上没有冰冷感,传递了一种温暖的感觉。一套产品里可能有20多种材质,纸张会完全不同。所以我们每年做产品第一头疼的是材质,选纸,然后从N多张纸张里面选我们想要的纸。

这是我们的红包,第一年做的红包。八仙换了颜色,用绿色的底。原来红包大家都没有做过绿色的,我们是唯一一个做绿色红包的。这是我们从那个图里面的黄金万两年画里面提取出来的,做的红包。这是我们找的剪纸,河北影像的剪纸,彩色剪纸。刀切完之后再染色。

我们还做了贴纸,小朋友有一个特别好的习惯,你无论给什么贴纸,他都会贴。市面上的贴纸大部分是卡通人物或者西方的东西,我们就想为什么不给他一个,有我们传统文化的贴纸呢?他贴的那一刹那,这个文化已经进入他心里了。不用想他到底学会了什么东西,只要看到就可以。这是贺卡,因为现代人送礼好像没有文字留下来,这个情断了,祝福的话写在贺卡上,东西用过了,但是这个情是在的。

每年春联也是我们特别头疼的一件事情,要改来改去,改N多遍。然后贴门神,和刚才看的门神完全不一样。

这是另外一个系列的产品,我们叫填色礼,市场上的填色都是拿张纸、上面是卡通人物,我儿子有时候也在画这些人物,我就想为什么不能把中国图案给他。这样小朋友填中国的东西,自然而然就知道中国的文化。

今天说我们是传统文化的搬运工,我们搬运什么东西,其实是一个传承,把传统文化传承给下一代,把这个文化留在我们自己心里,这是文化传承。

年画是一整年用的东西,以前没有电视机,年画就是电视机,家里人给你讲,这是三国的谁谁谁,你就有一个很具体的印象。我们有时候看钟馗,每个地方的钟馗你觉得差不多都一样,这是靠年画传承下来的。这是填了色的钟馗,冷色你会发现它很好看。我们有时候给小朋友填色的时候不给他看原图,这样用他的想象力来填色,他填出来非常惊艳的。 

圆桌环节 

简单村:你们做产品是从自己的生活中发现需求的吗?

孙勇:我自己是学艺术的,上学的时候学的油画和版画。我对年画不陌生,因为版画也要做木板,要做蜡,要做墨,要刻。但是我关注的是西方的那些木刻,工作之后就是做设计。我有一个习惯,从初中开始写毛笔字,这个习惯一直保持着,这个回过头可能跟我们传统文化一个小的脉络连着的。我到北京工作十多年之后,我一直保持这个习惯。我再开始回溯,来关注中国传统的那些,比如说绘画,中国画。

我们做了榫卯、折扇,是我们自己的产品,包括跟尹琪老师合作做年画小游戏。中国文化特别有意思的一点,从宫廷到民间,从艺术到日常,其实只有形式差别,实际内容基本是一致的,我觉得这是特别好玩的。所以从我们自己爱好和本心出发做产品。

孙勇:榫卯是一个焦虑的产物,2013年我们这个设计公司状态不好,我跟合伙人就很焦虑,当时几乎想把这个公司停掉了。大家没事干,工作也不饱和,我缓解焦虑的方式就是看书,看梁思成先生啊、王世襄先生啊,文化都连在一起的,临帖,看书。当时就获得一个灵感,比如说梁思成先生在1930年代跟林徽因做的《中国古建筑调查报告》,把所有中国古建筑全理了一遍,他画了很多特别特别美的平面图,斗拱、塔、梁柱,特别漂亮。还有王世襄先生讲家具。

那些平面图读起来特别烧脑,像解迷游戏一样,因为它是平面的,可以看到很多侧面、立面、顶式的图。我对科技特别喜欢,对手机特别的痴迷,我就想有没有可能把那个东西放在这个里面,大家去玩它,于是就产生了榫卯App。

尹琪:你去观察生活的时候,生活需要什么,这就是做产品的那个点。歳SUI的产品也是缘自我在市面上找不到喜欢的东西,所以我就想创造我喜欢的东西,每套产品都是这么产生的。我们想产品一定是系列型,今年、明年、后年、大后年,持续能走下去,每年都会出新的东西。大家说你们出产品怎么那么慢啊,我说不是我们出产品慢,是没办法,我们要把这个想透了才去做。市场大部分产品都是短线产品,第二年就看不到了。

简单村:为什么会说“我们是文化的搬运工”呢?

孙勇:这个不是我提的,是几年前刚认识的时候,尹琪老师讲的。搬运工特别好,我们都是从自己喜欢和熟悉的领域,发散回溯,然后到历史里面去淘一些东西。因为我们的传统跟历史基本被大家忘的差不多了,但是它还在,只是聚焦在文博系统,博物馆系统。

我们为什么会做折扇?在我还在大公司打工的时候,也一直保持写字、画画的习惯。在2005年、2006年的时候,我在美术馆对面百花美术用品商店里面发现了空白的扇面,因为我精力旺盛,对着电脑干很有限的活,工作一点都不饱和,觉得特别对不起自己。我就拿那些特别有起伏的扇面当做载体,画了好多奇奇怪怪的画,这变成后来折扇App的一个伏笔。

有榫卯App之前,我们已经有做折扇的想法了,时代的契机是iPad问世。我发现那么大一块屏幕,太棒了,它体验又特别好,很适合折扇。那都是2013年、2014年的事了,2016年开始做调研,2017年我们才把这个产品做出来。尹琪老师说做产品慢,我们也挺慢的。

我们做的是虚拟的数码产品,榫卯到现在,iOS一百多万,安卓三百多万,加起来下载了接近五百万次。它给我们带来了一些,以前我们做Demo的时候很多人问,你这个东西能干什么,能挣钱吗,有商业模式吗。我就很难回答这类人,我觉得这类人想的太快了,太直接了。文化这个东西你越想的直接,其实你做的越肤浅。你想卖东西给年轻人,贴上文化的标签,但他们连榫卯那两个字都不认识,你怎么卖给他。

所以我要做的工作是,极尽我所能,通过科技媒介,把传统文化里面的东西柔和的,没有成本的,让他们亲近,然后再去谈别的。

简单村:所以第一步做的还是传播,以及一个教育、认知的过程。

孙勇:折扇是我们第一次突破线上和线下,尹琪和他的团队走在前面,把传统文化搬运出来,变成了日常可用的东西。

我们做了实物才发现,目前为止我看到的关于文化的文创产品,尹琪老师做的这套歳SUI礼是最好的,如果你不了解设计,不了解实物,你不会知道其中的艰辛。但是一旦你接触过了就会发现,即便花了大量的金钱成本,还有精力,你仍旧得不到你想要的。

我们做折扇的时候特别恐怖的一点是,我误导了大家,我从百花美术用品商店买的扇子是被市场化改变的大陆货,打开之后接近于180度,是金属的钉,用的竹子也特别破,纸也特别脆。后来我们通过网络,找到苏州的王健老师,他在中国文人扇里面算是顶端的大师。我们很冒昧地直接去苏州拜访他,他看完我们做的Demo之后就乐的哈哈笑了,说我们几个月的工作全做错了。三维设计师按照我提供给他的市面上的扇子,全都是错的。正宗的文人扇的开度、裁度、纸张都不一样,18根骨,16根小骨,2根大骨。它的纸张,有正背两层纸,中间还有两层称纸,中间还有夹条,薄薄的,4到5层,讲究的有5层。所以中间夹条,夹条是细细的纸条。竹子是什么样的讲究我们一概不知,就从头学起。

我们到山里面,扇面是在吴昌硕的老家,浙江安吉张鲁镇做的。扇骨是在上吴的扇厂做的。我们的扇面是在雅昌,用古画复制才用的11色微喷技术来做。

我们搬运这个文化的时候,是用数字的方式搬运。那是我熟悉的领域,我把它搬运到这个里面来。像尹琪老师都搬运很多年了,他是从收藏开始搬运。

尹琪:刚才说印厂,印厂我们都考察20多家,第一年考察10几家。在中国你有很好的设计,不见得很好的能完成。有时候很棒的设计,做出来却很垃圾,这没办法的。

 

我们设计尽量不用重复的元素,如果用的话也有变化。比如大家说今年有这个红包,明年还有这只红包。但是你把两只红包拿到一起的时候,材质、印刷完全是变化的。图案你看着一样,材质是不一样的。

我第一年告诉大家我想做过年的纸品,大概是一个小四百块钱的东西。很多人说你疯了,这个市场红包加在一起可能也就是十块钱、二十块钱就搞定,你为什么要做那么贵的东西。做完之后大家才懂,原来你是这么做的。所以我们在想问题的时候,不要只听别人的,你想着完成就好了,完成之后大家才知道你做的是什么东西。他没有这个想象力,不知道你做的是什么。

孙勇:非常好。

尹琪:我和孙勇比较执着的在于,自己脑子里面可能都已经画一个图了,就想把这个完成出来,展现给大家,这是我们一直想做的。

孙勇:刚才尹琪老师说到关于想象力和预见性这个问题。我自己的感觉是,我没有自大到认为我具有特别高瞻远瞩的观点,或者是认知。但是至少我能够在各种条件被基本满足的情况下,尽最大可能的去偏执地守着自己想要的东西,去追求它。所以我们这家公司成立到现在六年,快七年了,还没死掉,竟然还融了一轮钱。

孙勇:对文化这个事情我始终认为它有巨大机会。去年故宫文创产品卖了14.7亿。它绝对值钱,绝对有价值,只是慢,只是要看怎么做。所以我们做了第二款民艺App,我们马上要做第三款,夏天就会推出,还是数字化为先的产品。折扇我们也会持续的,我们目前谈了几间合作的店面,比如单向空间、言书店、今日美术馆的艺术商店、清华大学博物馆的艺术商店,还有在国贸商圈的高级的礼品店。这是与对文化不是那么特别了解和有兴趣的人有一个接触点。接触点必须要特别特别扁平,手机和技术,App和游戏可能就是一个接触很好的媒介,我是持这种观点的。

简单村:我们现在做传统文化或民艺的搬运工,是不是也要像当年柳宗理在日本那样,提出我们对文化进一步发展的看法?

尹琪:大家知道制造业最发达的两个国家是哪个国家?德国和日本,恰恰这两个国家是手工艺最发达的国家。日本新干线,那个前面的车头,那不是机械造的,那是手敲出来的。日本可以做螺丝,多少年是可以不会松动的,中国做不到,就是因为手工艺不发达。

简单村:真正的从尖端科技到日用品,都是应该有这样的精神。

尹琪:一个社会的发展一定要有手工艺做支撑,如果没有手工艺做支撑,你就没有办法往前走。文化只是其中一个很小的部分,但是真正的是经济要发展。中国特色的东西是什么,你玩水墨那才是你自己的东西,你怎么玩都可以。所以手工艺你怎么玩,你是学人家的,还是做自己的。

 

孙勇:我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呢。首先经济发达,又引到一个非常沉重的话题,就是教育。

但是我想借尹琪老师的话,在基本的生存问题被完整解决之后,才能谈到上层建筑。尽管说我们在这儿侃侃而谈,但是如果我连饭都吃不上,对不起,我可能得琢磨我怎么挣钱了,而不是怎么做一个无用的榫卯或者折扇了。尹琪老师也绝对不会卖出去四百多块钱的那些东西,因为你拿了红包,没有钱往里面装。

我想做的事情就是,我不会完全沉迷于这种偏执的文化自信里面,我必须要了解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然后用我的方式,尝试着把整个世界在发生的事情,跟我们这个文化建立关联,这个关联就是我现在做的事情。我们可以用VR,运用眼镜和手柄,你可以拆解一把完整的明式座椅,就飘在你空中,完整的,只是没有重量感。我们下一个榫卯的改版会增加AR功能,所以说我们用技术呈现什么值得思考。

我借刚才尹琪的话说,日本人做文创特别赞。日本那些东西都是从中国搬过去的,即使搬的是皮毛,人家把皮毛保留下来了。日本有一个玩具厂商叫海洋堂,他们出了很多佛像,东大寺什么,佛像的造像,有四大天王,知道是什么天王吗?广目天王多看,多闻天王多听,增长天王增长,持国天王保持,所以这是非常有道理的。他们把这些东西做成这么高的人偶,关节都可以动。这些佛像在人民币三百到五百之间,卖疯了。他们还给东京国立博物馆做风神和雷神,这些东西都是从中国文化里面搬过去,它们被发展出来的。这样一个东西不涂颜色就是限量版,卖的比涂颜色的还贵。

如果有多一点成员、时间和钱,跟技术一起成长,我就能够把这些文化都放在一起。我也要学习,因为我40岁,对文化来说我们都是很幼稚的孩子。我们讲传统文化其实特别虚无缥渺,要做传统文化,然后你做什么,就像空气一样,你根本抓不到。所以我跟我团队,包括尹琪老师,会找一个落实的点呈现出来。我可能会做榫卯,做折扇,做毛笔,笔墨纸砚都有得做,文化是日用的。

主持人:假如我是一个对传统文化很感兴趣,我也想要做一点真正有中国人特性的东西出来,我要从哪里寻找?

尹琪:其实你就是看少什么东西。第一种是市场没有的东西,你觉得有欠缺,我可以做这个东西。第二是市场有这个东西,它做的不好,让你觉得有提升空间。不要做没有创造力的事,因为你活着这一辈子,就这点时间,要把时间给你的创造力留着。别人做烂了的,就不要去做了。

孙勇:我觉得有些标准是一直在变化,有一些则是恒定的。有一本书叫做《反脆弱》,里面提到一个观点是特别值得人深思。它说存在越久的东西,将会存在越久。你去看一下文化里面这么多年都没消亡的东西,一定会更有生命力。

我想的很简单,我就是本着我熟悉的领域,科技、技术、代码,然后设计、手工体验的东西。然后我也要学习,把这些文化里面的一点一滴释放出来,让大家以开心的心态使用。比如说大家习惯于这个手机,你说你别用手机了,把手机都放下,是不可能的,咱们不要这样。好好拿着手机,你看这个手机里面还有别的好东西。

我觉得游戏、科技这个东西,跟我们的生活没有办法分离开。既然没有办法,为什么不顺势去做,这就是我在做的事情。同时我认为它还有一个特别迷人的点,它的传播极大。

比如榫卯有接近五百万次下载,折扇有八十万下载,一个那么简单的残缺不全的年画找不同的游戏,十多万的下载,这就是十多万个设备。我特别痴迷于这一点,你这辈子能够做啥事,才能够跟数百万人产生交集,这就是这个时代特别科技的迷人之处。

简单村:我们看到言书店或者市面上有很多传授生活方式的书,来自北欧、日本或台湾地区,大家看到了各种形形色色的他们的生活,但是怎样才能过好我自己的简单生活? 

孙勇:首先我觉得是从审视自己和自己的周围环境开始。就像日本人说的断舍离,你开始扔东西,开始精简,最后把不好的东西,或者无用的东西精简掉,腾出来空间。先有这个意识,然后再尝试着按照你自己的审美精心挑选你觉得好的东西。慢慢来替换,在你能力范围内你尽量慎重,一个品类就用有限的一两样就行了。

我女儿快10岁,四年级。尽量把钱花在培养习惯跟审美上面。我们之所以生活在大城市,就是因为大城市有非常丰富的可选择性和资讯。比如我肯定会带她去书店、博物馆、艺术场所,去美术馆。你带她出去玩,她是不是就远离手机了。有一天我在电台听到一个主持人说,“我们老讲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你这个起跑线是啥?我觉得这个起跑线就是父母。”听完之后我一边开车,我女儿在后面,我们俩都没说话,但是她在听,我在听,我在反省。我不知道是不是对我们成年人有帮助,有启发。

尹琪:我儿子6岁,我觉得比较简单的生活,首先把自己的生活弄干净,家里居室环境要干净,而是东西要摆整齐。我们的衣柜是这样的,从短袖到长袖,从浅色到深色,这样排下去。你要找什么东西,从来第一眼,几秒钟我都会找到自己要的东西,不会再浪费时间。抽屉一拉开,他所有的衬裤、内衣、裤子都叠好,直接拿就可以,就这么简单。另外一个培养他的兴趣,人有兴趣,他才不会孤单。说文化,我们家门上贴着门神,他每天看到,长大自然就知道,那是我的文化,这就OK了。

弹唱环节  

祝美,独立音乐人,独立导演,摩羯座。出生于江苏省南通市,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现就读于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研一。她的曲风清新自然,歌曲优美典雅。2017年发行个人首张EP《下雨天》,其中《下雨天》DEMO获微博音乐人周排名第二的成绩,2018发行个人单曲《月桂树》,5月12日即将开始个人第一次“小确幸”。

本文“根据现场录音整理”

现场摄影:大袋子

图片提供:tag Design、歳SUI

简单村小书房,由颜值与情怀兼具的亚朵提供独家酒店支持。亚朵,一家舒心的微笑公司,提倡人文、温暖、有趣的“在路上”第四空间生活方式。人生就是一场旅行,亚朵倡导“轻”生活态度,删繁就简,重拾人与人之间的诚实、信任,以及相信美好的能力。亚朵为客人提供涵盖住宿、电商、旅游、金融等全领域的高品质生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