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故事的主角来说,这就是他们真正的生活背景

2017/01/08捡蛋熊

摄影:clouds

我有个朋友是IT宅男,电脑即本体,平常没事儿就会带着电脑去咖啡馆窝着。每当我热烈地和他分享杨梅竹斜街、北锣鼓巷又开了哪家美艳精致的咖啡馆时,他却总是兴趣缺缺。

“那你平时这么多时间都窝在哪儿啊?”

“啊,就公司旁的‘奇遇花园咖啡馆’,六七年了,基本不去别的地方。”

“是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他推着眼镜深沉地看着我说:“此心安处是吾乡。”

好不容易下了“世界第九大奇迹”的西直门立交桥,从繁华热闹的凯德Mall过马路拐进一条僻静的街道,走了100多米,终于看到了咖啡馆的招牌。橘色的灯光透过落地窗撒在街道上,给人烟稀少的清冷街道带来了些许温暖。

和我想象中互联网创业公司旁现代感极强的咖啡馆不同,“奇遇花园”的装饰布局复古而温馨。厚实的红色绒布窗帘,从天花板一直垂落在木地板上,既拔高了整个空间,又起到了隔断的作用。

整个空间以令人最舒适的木质和布料为主,白色沙发上有人在懒懒地斜靠着看书,棕色的咖啡桌上摆着绿色盆景和古典台灯,墙面的木架子上摆着满满的书,三面大黑板上,写着新上餐点和店员可爱的随手涂鸦。大多数人都在写东西或看书,里间有三五个人围坐在一起低声讨论开会,背景音乐配着吧台不时传来打磨咖啡的沙沙声,成了一种温柔的伴奏。

当我还在好奇打量的时候,朋友已经熟门熟路地点了杯热美式,抱着电脑窝进了窗边的座位。

“那个就是老板。”窗边有一位正在打字的中年男子,朴实低调的深蓝衬衫、规规矩矩的发型和身材,沉静的表情和面孔上架着一副中规中矩的眼镜,一切都太波澜不惊,很难把他和这家温暖丰富的咖啡店联想在一起。

“大众点评上有一个对我们的评论就说:‘啊呀,这个咖啡馆怎么还在,真是一个很奇葩的存在。’”老板詹膑和我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样的,这是奇遇花园咖啡馆的第九个年头了。

詹老师是学传媒出身的,时常需要写个字,就开始泡咖啡馆,尤其是“雕刻时光”在北大小东门边上的第一家店。后来认识了太太,两人也在那里约会,“雕刻时光”建构了咖啡馆在他心中最初的模样。

几年后那片区域拆迁,咖啡馆也跟着消失了,每每想温习的时候,总是不知道去哪里回溯,“一段念想就这么没了根,空落落的”。

在中国,一个乡村可能在数年间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城市一直在拆迁新修,就和碾平重建一样。大家往往说这里有我的记忆,那里有我的故事,结果回去后,那些发生过关系的地点和场所全都没了。

最早詹老师和朋友选址在这边,就是看重它的闹中取静,过了两年,他慢慢找到了继续开下去的做重要动力:给这个城市留下一个能够发生故事的地方。“当初取名Story Garden就是想让它成为故事开始、发生、进行的地方。”

奇遇花园曾是很多人心中的文艺指标地,从自然课堂到新书分享会再到每周二的电影之夜,门口的小黑板上总会写满讲座信息。詹老师从来不对活动类型设限,也没有特意指向某个区域的客群,他希望藉由活动,让人们在这个场域里自由地发生故事。

后来认识“奇遇”的人多了,开始习惯性地来到这边,一个个更私密的故事便悄然发生:

A先生有一个自己的创业小团队,大家都有自己的工作,于是到了周末就聚在这边吭哧吭哧写,脑力激荡。从一小段代码开始,慢慢成为一个不错的公司;B小姐在某场读书会上认识了男友,他们在这里恋爱,结婚,有了自己的家庭,搬到了别的城市,有一天她突然想:我们回去那家咖啡馆转一转吧,结果发现它还在,什么都没变。C小姐在这里主持过分享会,后来创业去做了国内最好的大型演讲类节目。

“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都是很平淡很俗套的故事,但对于故事的主角来说,这就是他们真正的生活。”

从2008年到现在,“奇遇花园咖啡馆”已经走过了八年的时光,这八年里,有数不清的“平淡而俗套”的故事在这里发生,还举办了六、七次婚礼。“这也是努力让它一直存在的原因,结婚一周年、五周年可以回来看。”詹老师笑着说。

在詹老师看来,日新月异的社会一切都在变,所有人都在追求惊艳和吸睛,相反那种安定感却很少有人能提供,“没有变化”就是一个很重要的成功。

“外地人来北京,会发现这座城市没有什么东西是属于你的,但人们会有特别喜欢的环境,比如城市的一个街角,你会在那儿坐着发呆,喜欢一条街,你就会使劲逛,我们会通过这种方式和城市发生连接,而最能产生安全感的,就是咖啡馆。绝大多数年轻人来北京,会找一个咖啡馆打开电脑工作,会约在咖啡馆谈事情,他在咖啡馆的同一个位置,为了自己的生活而努力,坐着坐着,他就会和这家咖啡馆产生某种连接,进而和城市有了连接。”

“很多人到了一家熟悉的咖啡馆,他是非常放松的状态,像回家一样,一切都是固定的。我来了,他肯定就是那个样子,不会有无谓的失望和过多的期待,这个时段是完完全全属于你的。”

除了咖啡馆,他还一直在做聋儿康复的公益事业,开着一间摄影工作室,并且经营公众号“游山打捕”,不写咖啡馆,只写自己对社会时政和互联网传播的观察与思考。”写社会,写传播,偶尔涨粉也偶尔掉粉,为的是讨论如何反思和建设自我。在这个小小的自留地,他像游走山林间的猎人,执着地、隐蔽的,想要射出一两箭,带着对笼罩着自己体系的反思。

门口的聋儿康复宣传手册和募捐箱,公益事业的团队成员也常在咖啡馆开会

8年的时间,“奇遇花园咖啡馆”很少做宣传,也没有什么大的变化,詹老师本人亦复如是,虽然每个节点都在做不同的事,但始终信奉着同样的价值观。据詹老师透露现在正测试新的甜品,到时候说不定会打打广告。“这算是不变中的小小变化,推荐双层芝士,很好吃。”他笑着说。

“我们和其他咖啡馆不太一样,我们努力做一个很普通的咖啡馆,但在一个很普通的咖啡馆里面,能给人带来长久的舒适和安定感。它能一直开下去,就是一种特殊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