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简单村小书房-西安站】设计师董琪 x 小黄毯叶茂:一定要走到生活里边去,接触所有有故事的人

2019/01/15

这些年轻人以创意和行动,融入真正的西安

设计师董琪 x 小黄毯叶茂

西安建国门综合市场

 

■小黄毯 “周二晚八点”创办人之一叶茂

安南子乐队成员,马飞乐队吉他手,他与几个西安80后音乐人,以音乐为线索发起一场名为“周二晚八点”的城市行为艺术:在繁忙的道路和公共空间里,每周二晚上八点都会去往西安城的大街小巷,铺上黄色地毯,让音乐走到街头。与此同时,越来越多全国各地音乐人与市集、展览等形式的加入,小黄毯将更多青年文化带向市民大众。

■中国最美的书 《市井西仓》设计师董琪

董琪,设计师,西安交通大学视觉传达专业教师,由她与“Local本地”团队一起设计的《市井西仓》荣获“2018年中国最美的书”。选取了“西仓”这一最能表现西安民间生活的集市,通过大量的影像、口述及部分史料文献,将西仓的建筑、街巷、摊主行业百态真实地反映出来,勾勒出除了帝王将相之外的烟火气息的城市生活。

欢迎收看第一期《简单村小书房走四方 001 我们在西安开进了菜市场》——带你走进欢乐的西安吃喝玩乐之行~


简单村:欢迎大家来到一场特殊的小书房活动,我们这次是在西安建国路菜市场的二楼,这是一个很有历史感、社区感的场合。首先邀请两位嘉宾讲讲自己在做的事。

董琪:大家好,我是董琪,是西安交大视觉传播专业的老师。最近我与西安的本地local团队合作设计了一本书《市井西仓》。我们选取了“西仓”这一最能表现西安民间生活的集市,花了三年时间,通过大量的影像、口述及部分史料文献,将西仓的建筑、街巷、摊主行业百态真实地反映出来。

这本书里还体现了人和物的关系,人和人的关系,非常荣幸这本书也获得了2018年“中国最美的书”的荣誉,也会代表中国去参加“世界最美的书”的评选。

 

其实这本书尽量去掉了特别多设计的内容,只是去呈现生活中最真实、最猛的那一部分。 我作为一个设计师,参与这个城市的设计工作已经有很多次了,如果真的让我退回到一个观察者、一个记录者的话,还是从参与《市井西仓》这本书开始的。这对我来说,是个非常特别的经历吧。

叶茂:我是音乐人,是马飞乐队、安南子乐队的成员。从2017年开始,我与赵旭、刘鑫三个人突发奇想,创办了活动品牌“周二晚八点”,它的标志就是一方小黄毯。

平时我们唱歌的场景大多是在音乐节、livehouse、酒吧里,来看演出的人是有限的。我们这些唱歌的人还有什么出路呢?当时想到一个创意,我们想把真正高品质的演出拿到街上去演,但是又不是街头卖唱的牺牲品质的形式。我们稍微精简了一下专业设备,变成一组可以移动的组合,可以放在公园里演出,也可以放在马路边上演出。 

 

我们也不收大家的门票,基本上是公益性质的活动。怎么让大家认识我们、记住我们呢?我们在地上铺了一张黄色的正方形的地毯,这个颜色非常抓眼。后来我们又定了一个时间,就是在每个星期二的晚上8点钟。在一个固定的时间段,每个礼拜我们在不同的地方演出,小黄毯就是我们的舞台。我们邀请西安最优秀的音乐人,在路边给市民唱歌。到为止在西安市范围内做了70场演出,在全国范围内累计起来有100多场。

小黄毯预告片

简单村:两位嘉宾都是出生在西安,中间有一段时间离开西安又回来生活的。在什么时间点决定了要回来的?

董琪:其实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离开,中间确实有过一段时间是去外地工作,包括到国外去上学。在以前,我也有过一段非常向往生活在别处。后来在其他地方生活了一段时间之后,会发现,如果要有非常强烈的创作感受,或者想表达的内容,我一定得回西安,因为它跟我的感情和关系是最复杂的。我想表达的一些东西,还是在这里更自然。

叶茂:对,我跟你一样。我是2007年在北京待了三年,当时去北京是去学音乐。当我离开西安的时候,已经埋下了一个种子,我肯定还会回来。出去见见世面,学点本事,回来为西安做点事情。

 

简单村:从现在的工作实践中,你们接触到的西安是不是大了很多,跟你们从小长大接触到的人事物有很大的不同了吧。

董琪:是,其实小时候生活范围比较有限,小时候就觉得西安是古都,比较传统。包括开始做《市井西仓》这本书的时候,会发现其实如果去掉古都,我还了解西安这座城市吗,我们有时候会想知道当下的西安到底是怎么样。

后来就主动去逛、去了解了很多地方,包括今天的建国门菜市场,你会发现其实现在的西安更重要的是生活在这里的人。如果你不去逛的话,你可能觉得他们不过就是摊贩,但常去逛之后,你会发现里边确实有很多非常有意思的人。

我觉得西仓里最很浪漫的角落是一个卖二手乐器的摊,夏天的时候摊主经常大花臂、光着膀子,突然吹起萨克斯,很像西仓的Kenny G。我觉得还是要观察人,通过人,我觉得我对这个城市的了解会更具体。

简单村:“周二晚八点”这两年都去了哪些你们自己都没想到的地方?

叶茂:我自己没想到的其实有挺多,第一次活动是在校园里举行的,因为没有城管撵人。说到意想不到的演出地点,我马上能想到的有几个:一个是曲江那边的一栋办公楼里,其实我一直觉得音乐是一种娱乐,第一任务是要让大家开心,特别是不开心的人开心起来。晚上八点还没下班的人很痛苦,所以我们就想到要进到写字楼里演一场。我们联系到曲江那边有一个挺大的公司,大概有几十个员工在加班,我们直接架个舞台,有些人喜欢听音乐就凑过来听一会儿。有些人照样坐在工位上做自己的事。那一次给我的感觉很奇妙。

还有一次是在灞桥那边有一个叫惠西村的地方,这里也是一个扶贫村。我们到那全是大爷大妈来看演出,都是光着膀子、穿着拖鞋、搬个马扎、带着小孩儿、摇着蒲扇的。我觉得董老师说的很对,了解西安,其实就了解西安的人。当时在那个村委会的门口有一个小操场,墙上就喷着“脱贫要靠个人努力”一类的标语。非常的碰撞。实话实说,我们唱一些英文歌大家也听不太懂在唱什么,但是我看大家都跟着打拍子,也很高兴。有的老人也会觉得解解闷吧。

小黄毯以前的海报

简单村:董老师这个学期有带着交大视觉传播的学生们来建国门菜市场吧,你觉得这个实践对学生来说,有意义吗?

董琪:学生经常会问我说,老师,我的设计灵感应该是从哪里来?我怎么能做出很厉害的作品呢?这是学生最经常问的一些问题。刚开始的时候,学生们非常喜欢做一些庞大、但是离他们距离非常远的一些东西。也是从做《市井西仓》开始,每年我也会带他们去西仓逛,这两个星期刚好是在建国门菜市场调研。不管他们是来自五湖四海,但他们现在生活在西安,应该先从关注自己身边的观察开始,发现身边的设计,这里面非常有意思。

刚开始的时候,他们去逛西仓,我说大家能不能在这个大集市里找到跟设计相关的东西,他们觉得西仓里面的东西五花八门、千奇百怪、粗制滥造。经过一次、两次、三次之后,他会发现,有一些商贩的收纳和摊位呈现都很有设计感。

举个例子,我们经常看到一辆自行车上都是卖杂货的,可能把自行车堆得像圣诞树似的,学生观察之后心服口服,说“老师,如果我来设计,可能也没有办法像他装的那么合理”。这个是关键,他可能综合考虑了怎么销售、怎么收纳、怎么吸引眼球,有时候甚至怎么逃跑,里边会有很多智慧。

 

在书中大量展现了手写的招牌,一楼菜市场里也有非常多的手写招牌,为什么呢?一个是价格很低廉,取材很方便,有写在塑料泡沫板上的、写在纸壳上的,还有不同的字体设计。另外,这些招牌还体现了他们的幽默感和生活态度,比如西仓就有一家特别普通的旧物摊子,广告写着“陕西文物胡求卖”,就很有意思。

无论是学生和我从逛市场中,都能收获很多和生活相关的设计之道。这门课对学生是一个提醒,还是要关注自己身边特别好的设计。

简单村:我们平常说设计它可能是舶来品,或者我们一提生活,就想说我要向日本人学断舍离,我要向德国人学收纳。但是其实可能更多的是我们忽略了自己生活中的智慧。但是这种观察需要坚持很久,叶茂你们一开始也想过要坚持那么久吗?

叶茂:我们是边做边看,但是在心里,做演出最原始的动力,其实就是喜欢演出,并且想把自己的喜欢表达给更多人。如果你不走到人群跟前去,不通过表演让自己的作品走出去,观众也不会走近你。所以我们当时没有舞台,舞台就在地上,跟大家是一样高的,是那种很亲和的感觉。

刚才董老师的话让我联想到音乐创作上的。我们现在玩音乐的很多人也会学一些大师的曲子,会练技术。但实际上我们最终要达成的,还是自己的表达。表达什么?其实表达就是你跟你当下生活的这个城市,你认识的所有人,你活在这个时代、这个时空当中你的感受。所以一定要走到生活里边去,跟听众去接触,跟所有有故事的人去接触。

简单村:我觉得你的创作还是写了很多西安本地风景的。

叶茂:对,包括我所在的马飞乐队,唱《长安县》,唱《我能chua》。其实马飞的音乐我本人特别喜欢,他就是写市井生活,全是这个小人物的故事。如果他平时不注意观察,他们楼下有一个卖蒸馍的老王。没有想他生活如何艰辛、如何乐观、如何坚持,怎么能写出《蒸馍卖馍》。所有艺术创作的源泉,都是对人感兴趣,就是对周围环境感兴趣。 

简单村:董琪老师跟学生们在建国门菜市场有收获吗?

董琪:我觉得学生要先把自己从设计师这个位置拔出来,先从当一个观察者和记录员开始吧。其实我现在的学生都是95后,有时候连苦瓜、西葫芦分不清。通过观察,他们也会觉得菜市场是个特别的场合。菜市场应该是城市中少有的、混合着各种人群、各种阶层的场所。超市已经非常标准化了。

时间越长的社区,时间越长的菜市场,里边的人情味和牵绊就会越多。比如说早上你可能因为没带手机、没带钱,说我明天再给你,今天先赊着。在菜市场,我觉得是完全可以的。间非常长的菜市场,里边的功能已经完全多元化了,就像建国门菜市场其实什么都有卖,从杂货到衣服,到所有的东西和服务。

在一进门的那个位置还有一个不到2平米的二手书店,里面从《傅雷家书》到《鹿鼎记》什么都有,很多人看,买菜回家的时候捎两本。

我觉得应该是让更多人到菜市场里来,就像今天,看到、带回家、吃了,大家都会喜欢。

简单村:叶茂,你们的活动是音乐、市集等都在一起的复合活动,在你观察,西安原创目前是什么水平?这个问题可能比较尖锐。

叶茂:我看到的还是处于萌芽状态的比较多。高水平或者说成熟的大环境可能还需要一代人的努力。大家要共同去把这个事情给做得更好。比方说音乐创作,我现在看到很多以前肯定不知道的大学生乐队,大家可能技术上没有那么娴熟,但是很多人有新的想法,这让我觉得非常惊喜。但是总体来说,非常突出的音乐人,像我们过去许巍、郑钧、张楚那个级别的,现在很少了。所以也是希望大家共同去培育一块土壤,我觉得土壤好了的话,原创的生命力就会更顽强。

简单村:我觉得刚才讲的创意土壤的问题,可能需要更多的结合和联合,就好像董老师的设计和本地local团队一起来做《市井西仓》的这本书。可能有了这个契机,会让你展开很多设计的可能性。大家有更多的舞台,让自己的东西通过更广泛的品牌被更多人知道,它就会慢慢变得更好。

叶茂:董老师将来可以给“小黄毯”设计设计舞台什么的,我觉得我们的舞美现在不够好。

简单村:现在这个阶段,西安涌入的年轻人也很多,整个城市的发展也很快。你们觉得城市的配套有什么限制创意的吗?还有什么可以改善的地方?

董琪:我觉得这两年,西安上热搜的新闻非常多,可能这个城市正在找一种节奏吧。也不知道是好是坏。以前大家觉得西安确实是比较慢的,这两年每个人都能感觉到西安快起来了。但是我觉得西安又有它的一个特殊性,在这个新老交汇的过程中,我认为西安应该找到一个比较合适的节奏,我们也可以匹配上的节奏。我觉得大家现在还在摸索,太快速的发展中间一定会有一些损失,我们如何保存旧的,如何一起发展新的,要找到一个比较合适的速度。

叶茂:我觉得大家需要多交流,我站在音乐圈子里来说,虽然社交网络发达,但是人与人的交流还是少。我们之所以做“小黄毯”这个活动,也是希望邀请更多音乐人来演出,邀请更多观众来看现场,走到不同的地方给不同的人去演,希望多融合、多交流。

简单村:你们觉得什么是简单生活?

董琪:简单生活,我觉得可能是一个人知道自己在意的是什么,然后尊重他们。

叶茂:对,简单的生活其实就是做减法,把没有必要的、没有意义的,或者说浪费时间的事情给删除掉。之所以能够做出选择,去删除掉这些东西,一定是你知道你想要什么东西。我觉得我做的还不够简单,但是我可能知道我这辈子只会做音乐,我会把音乐做好。然后就会给自己安排一些年计划、月计划之类的。

根据我的计划走,只要我计划完成了,我就是一个放松的状态,这样就可能自己心里比较简单。如果我没有计划的话,我会很焦虑,“我又浪费了一天,我离我的目标又远了一点”。但是如果说我做了一个计划,今天走了一步,我就会非常满足,就可以歇下来好好睡一觉,看会电视,可以完全放松地过自己的生活。 

弹唱环节

■安南子乐队

2013年夏末成立于西安,由吉他手叶茂、鼓手张亮、贝斯手赵旭和松紧琴手卢国庆组成的双主唱民谣乐队。2015参加简单生活节六城音乐决选,获得西安赛区第一名,并登上微风舞台。《夏末长信》、《木塔公园》等歌曲都有着深刻的西安印记。

本文“根据现场录音整理”

现场摄影:Local本地、琉球

图片提供:Local本地、董琪、小黄毯

场地提供:建国门综合市场 

简单村小书房,由颜值与情怀兼具的亚朵提供独家酒店支持。亚朵,一家舒心的微笑公司,提倡人文、温暖、有趣的“在路上”第四空间生活方式。人生就是一场旅行,亚朵倡导“轻”生活态度,删繁就简,重拾人与人之间的诚实、信任,以及相信美好的能力。亚朵为客人提供涵盖住宿、电商、旅游、金融等全领域的高品质生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