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茶山休憩的季节,去浮梁感受大地艺术的生命力

2021/11/12简单村

撰文:恩叉叉

 

——北川富朗

 “艺术在浮梁2021”顾问;日本艺术振兴乡村之父;越后妻有、濑户内海等知名艺术节创始人

最后一批秋茶收过,南方的茶山进入休憩期,浮梁的寒溪村却在一群热爱乡村的人努力之下,变身没有屋顶的天然美术馆,也成为远离拥挤都市、重获灵感与生命力的乡村艺术实验。

不论是2000年诞生的越后妻有大地艺术节,还是疫情中顽强落地的两季“艺术在浮梁”,艺术触发城市与乡村的连结,让城市人愿意出发去探索一个相对陌生的“远方”。

 浮梁靠近祁门红茶的产地,南方的茶山整体起伏有柔和的韵律感

浮梁县位于江西省景德镇市,历史上“先有浮梁县,才有景德镇”,这里是海上丝绸之路瓷与茶的发源地、输出地,有着良好的生态优势和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艺术在浮梁”项目由国际策展大师北川富朗担任总顾问,是大地艺术节唯一中国授权机构在中国首次落地项目,在浮梁县寒溪村史子园小组18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来自5个国家的20余位艺术家、建筑师、音乐人、创意人、摄影师、非遗传承人创作了27件艺术作品。这些创作是吸引观众认识浮梁、来到这里的第一步,往往第一步是最难迈出的。 

从景德镇市区开车三十分钟到达浮梁,吸取春季项目的经验,这一季主办方特地安排了每日往返的摆渡车,在游客不那么多的时候,村民进城回家也都会搭上这辆“艺术大巴”。下车后,随处可见被项目调动起来的村民志愿者们,他们特别愿意参与到这些艺术项目中来,已经对自己负责讲解的部分如数家珍。

意大利艺术家保拉·皮维的作品《梯》,20米的高度使它成为寒溪村的瞩目地标(摄影:刘新征)

 以色列艺术家大卫・歌诗坦《对饮》,远看就像白瓷茶杯里升腾出彩色的水雾(摄影:刘新征) 

为什么选择了这里?策展团队对“浮梁”特别是“史子园”的历史进行了系统的整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由于新安江水库的修建,他们原先的村庄被慢慢淹没,浙江淳安移民大量迁至浮梁,当年的移民村之一的史子园是一片荒芜的原始山林。移民们只随身携带了基本的生活用品来到这里,住在临时搭建的茅草棚里,一点点开荒拓土、种植茶叶,经历全村人民几十年的艰苦创业,荒山才变成了今天的茶园。参展作品《我·家·乡》整理了村民们的口述,从最早的移民、87岁的孙发奎老人,到后续的移民二三代,他们共同讲述着这片土地与他们的联结。

霍城拍下了村民脸部和手部的特写,记录岁月和劳动在他们身上留下的痕迹(摄影:刘新征)

“艺术在浮梁”的参展作品要求讲述本地故事、使用本地材料、利用本地资源,以及本地的人参与。许多年轻的艺术家来到这里驻留和生活一段时间之后,有了更多城市里、书本上无法获得的灵感。

村政府曾提议为艺术项目盖新楼,但经过主办方的解释,村民们的废弃老房本身就是最有个性的展场,经过村委会的协调,村民们不仅开放了自己的老屋,也参与到创作中。来自广州的多媒体艺术家、音乐人mafmadmaf在村民孙大爷的老屋里展示了他的作品《亚特梁蒂斯》。他用茶叶梗铺满房间,走进去有清新的茶香,在声音装置里模拟出不停歇的水声,墙壁上贴满原来屋主没有带走的老照片。在屋里关上门沉浸片刻,听觉、视觉、嗅觉、触觉种种体验叠加,仿佛身处一个时空交汇点,一边是在水库底下安然沉睡的家,一边是带着记忆开启的新生活。 

腼腆的mafmadmaf喜欢在村里收集不同的声音,秋季也带了在浮梁采样的新作品(摄影:mafmadmaf)

 艺术家向阳《进化中的尘埃-史子园村的记忆》,将村民们的故事刻在屋子里的墙面上,刻墙时散落的碎屑和漆皮被收集在每个画面下方的袋子里(摄影:刘新征)

 華园驻留计划《望望望》,Homer & Dreamer跟拍村中狗和猫的日常运动轨迹,创作出一幅生动的地图(摄影:异想社)

如何让人家把在浮梁感受到的美好带回家,也是一个重要的课题。“艺术在浮梁”团队也用现代的设计语言帮助村里提升农产品的包装与销售,艺术家Homer & Dreamer也参与到了文创商品的开发设计。最初产品类别只包括展览活动中常见的布包、徽章、冰箱贴等。后通过实地的考察,和“地、产、人”概念的把握,提取了茶和米酒两个品类。 

红茶是寒溪村的特产,米酒是本地人的最爱。酿酒人王泉有,原籍也是浙江淳安,淳安自古多佳酿。即使离开故土,移民至浮梁,村民们也坚持着这份技艺。清冽的米酒,甘甜的红茶,将茶园的记忆,带回到观者的平常生活。

 从本地最受欢迎的物产出发:寒溪村的精品红茶和村民王泉有的米酒是主打产品

侧面观察茶田,它的整体起伏有柔和的韵律感,他们提取了茶田的轮廓线,最终生成一系列茶田图案,并作为品牌主视觉

相比城市的空间局限,乡村则更广阔更具想象力,在乡间的不同艺术作品中巡游,更能切身感受到田野、土地、自然的生息与人的本源有着天然的联系。“艺术在浮梁”秋季项目渐近尾声,它创造出了人与土地、艺术与自然之间的联结,也让更多的人多了一个向往的地方。浮梁的个性和样貌越清晰,不仅能吸引外来的游客,也激发出了本地人的自信和发展动力。

 茶山上的“大地之灯”远远地召唤着人们,向乡村出发(摄影:田方方)

 

*官方海报及参展艺术家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