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生活节成都决选,鱼尾纹乐队:“带着独特的成都风味”

本次简单生活节音乐征选“六城决选”成都站在8月21日落幕,成立10余年的鱼尾纹脱颖而出,将在10月在微风舞台和大家见面。成立多年的鱼尾纹在经历了成员的进进出出之后,有了现在的阵容,包括:吉他兼主唱施颖、吉他罗旭、贝斯兼合声贺信、鼓手周平、合声曾莉。鱼尾纹是笑的符号,无论是快乐的笑还是带泪的笑,都发自内心,来自真实的生活,鱼尾纹也在坚持不懈的表达着自己的真实情绪,他们希望把这微不足道的能量辐射出去。

在采访中鱼尾纹乐队表示成都的独立音乐氛围就像就像煮火锅,各式各样的菜式往里面一烫,就成了美味的食物。在这样一个包容的城市,各种风格都能找到自己的空间,都有喜爱的群体,大家对各路音乐人都温和地接纳,但这些音乐最终都带上了独特的成都风味。鱼尾纹乐队非常希望把他们自己这种带着成都感觉的音乐自然地表达给简单生活节的观众。

魚尾紋02

Q:从04年成立至今,也参加过不少音乐节和live演出了。这次是抱着一种怎样的心态来参加简单生活节的音乐征选呢?
鱼尾纹:最早是看到李宗盛大哥为简单生活节做的宣传,由于主唱个人很偏爱李宗盛的音乐,立刻产生了兴趣。随后慢慢了解到这个活动的氛围,感觉很适合我们的口味,于是决定参加征选。

Q:当天参加决选的感受是怎样的?
鱼尾纹:参加决选当然是抱着一颗平常心,开开心心的和各路好手一起现场交流,没有对结果想太多,看完其他音乐人的表演感觉各有千秋,心里也就更加坦然,张楚老师宣布结果时感到非常惊喜!

Q:今年3月你们有做一场不插电专场演出,感觉如何?和以往的live表演最大的不同在哪里?

鱼尾纹:没错,那是一场很尽兴的演出。所谓“不插电”其实是尽量以原声乐器展现音乐朴素的美,虽然我们那场演出不够“朴素”,不过气氛好就ok了。这场演出最大的不同就是我穿了和以往不同的T恤,哈哈,其实每场演出的气场,状态都不尽相同,这也许就是现场吸引人的地方

Q:主唱施颖还有个人身份的音乐事业,请问他是如何处理乐队发展与个人发展之间关系的呢?

鱼尾纹:总有一些想法和动机更适合一个人去表达,于是就有了个人的音乐发展,总之就是麻辣和清淡换着来,才不会腻。

魚尾紋01

Q:做了那么久的音乐,对音乐也一定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吧,怎样的音乐最能打动你们呢?或者说怎样的音乐你们觉得是好音乐?

A:这个很难回答,有创造性的音乐就是好音乐吧,包括旋律,歌词,配器等等的创造性,
真实的情感就能打动人。

Q:现在想做乐队的年轻人层出不穷,有什么忠告或者建议想要告诉他们吗?

鱼尾纹:不敢说忠告,如果一个年轻人热爱音乐想组乐队那就去组吧!立刻!马上!别磨叽!然后排练,演出,一步步踏踏实实走下去。

Q:登上简单生活节的微风舞台,想呈现出怎样的演出?相较之前live演出,此次会给上海观众带来惊喜吗?

鱼尾纹:这次当然会把我们最好的状态呈现出来,会有乐队各个时期的代表作。相信大多数观众是第一次听到我们的音乐,希望大家喜欢。

鱼尾纹乐队的一句话快问快答时间。
对自己目前的生活与眼前这个世界,你想做些什么,让它变得更好?

施颖:与人为善
周平:想做一家企业给很多人提供工作机会和创业平台
罗旭:不生小孩,为地球和自己减负(目前想法)
贺信:少开车,多跑步。
曾莉:勇敢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敢于拒绝让自己不舒适的东西

在音乐之外,不为生计、不为名利,你最想做什么工作?

施颖:漫画家
周平:做一个自由职业者,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罗旭:各种工匠类
贺信:开一个艺术客栈。
曾莉:开客栈、小酒馆、认识四面八方的朋友,最好是泸沽湖

你做过最有趣的梦是什么?

施颖:用各种飞行器飞行
周平:做一个汽车机械工程师,可以改装喜欢的车。
罗旭:外星人袭击地球
贺信:成为国家领导人
曾莉:魔幻的梦境,通过一个棺材穿越到了一个可以实现任何愿望的废弃游乐场,最后结识了好多飞禽走兽类的好朋友

你心中对“简单生活”的定义是什么?

施颖:一个人把一件事做好就ok。
周平:不为面包,只为理想的生活。
罗旭:只做一件事并做好。
贺信:做自己喜欢的事,无忧无虑。
曾莉:三五两群、志同道合、举杯邀月、对酒当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