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生活节武汉决选,Blind Company:“这是靠着兄弟情义维系下来的乐队。”

简单生活节六城决选武汉站8月12日结束,最终武汉本土乐队Blind Company凭借一首《Someday》脱颖而出,将于10月在简单生活节微风舞台和上海的观众见面。Blind Company现在的成员定型于2010年,有主唱/吉他手任重、吉他手刚子、鼓手曲建华,贝斯手张诚。关于这个充满趣味的乐队名称,Blind —— 瞎或盲目,Company —— 公司或伙伴,如果非要给Blind Company一个中文解释,大部分人叫他们‘盲目伙伴’,但他们也喜欢瞎子公司这种诙谐有趣的解释。
近日,Blind Company接受我们的访谈,谈及这是一支依靠兄弟情义维系下来的乐队,主唱在音乐之余,还开了一家咖啡店,并希望借此能够扶持一下本土音乐,同时也非常期待在简单生活节的演出。

BlindCompany盲目伙伴2

Q:能向不熟悉你们的观众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吗?
A: 我们乐队叫Blind Company,最早出现这个队名或者说这个词应该是在06年底07年初,我们乐队的风格我个人认为叫Blues&Rock,因为我们会以Blues为元素,但做出来的东西可能偏摇滚多一点。乐队成立至今不断有一些成员的更替,但反正一路走过来,心里从来没有放下那些曾经在这里呆过的朋友。这个乐队更多的是一个靠着兄弟情义维系下来的乐队。因为大家平时都有各自的生活,就是如果说是为了音乐维系下来也不见得,情感因素可能现在占了很大的成分吧!

Q:主唱在音乐之余,还经营着一家咖啡店,能和我们分享一下咖啡店的故事吗?
A: 我的咖啡店叫Soul house,确实有很多很有意思的故事发生。Soul house要做的事情首先是一个能够煮很好的咖啡和美食的咖啡店。然后才能是一个文化或者艺术的交流展示的平台。那么我认为Soul house对我们而言咖啡是生命音乐是灵魂。但是我们首先要把咖啡做好,因为有了命活下来才能有灵魂上的东西,那么我们努力地在成为一家专业的咖啡馆。

店里面会不定期举行一个主题为Open Mic的活动,这个活动主要是针对本土的音乐人,做一个交流和展示的平台。Open Mic这个活动是一个纯公益的,我们不会给乐手钱但是我们同样也不会收门票。我们希望通过Soul house在店面的一个比较好的一个运营,让它为我们想做的纯粹艺术做一个比较好的商业支撑。就是做一个很小的事情,把针对本土音乐人的一个文化交流平台支撑起来!

Q: 与其他城市相比,您认为武汉的独立音乐氛围是怎样的?
A: 说到武汉的独立音乐的氛围,我个人认为还是很好的,因为音乐人需要观众,在武汉从来不缺乏观众。因为大家都知道,说是好像有一个统计,武汉是全世界年轻人最多的一个城市,好像是这么说的。因为武汉有很多高校,所以说有很多听众。做音乐的人也不少,但是我个人认为能够真正沉下心来做东西的还不是很多。所以说更需要一些做基础工作的组织或者是个人,然后让更多人来关注独立音乐或者说让更多人参与进来,这样才会变得越来越好。

Q:对上海简单生活节有什么期许?
A:首先是想要在上海的simple life上把我们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都表达出来,第二点就是作为武汉的代表在音乐节上登台亮相,当然我们并不觉得我们代表着整个武汉的音乐,我们只是一个个体,一个小小的团队,只是希望展现武汉音乐现象中的一小部分。

Q:怎么看待简单生活节?
A:今年很多朋友给我们介绍这个音乐节,鼓励我们来参加,我们就来了,现在觉得,Simple Life的理念跟我们还挺契合的,做很简单的事情,得到最简单的快乐。乐队并不是一个人的事情,是一个团队,我们也很庆幸,我们是一个心齐的队伍。

Q:推荐一个专辑?
A:我觉得特别好的是Jimi Hendrix 的《Blues》,特别棒,在jimi之前,电吉它不过是吉它原声的电声化,正是Jimi用他的吉它创造了前人从未曾想到的奇迹,在他短暂却辉煌的音乐生涯里,jimi重塑了吉它,赋予它生命,这张专辑起到了一个承前启后的作用,尝试了很多摇滚的风格,开创了一个新的时代。

Blind Company的一句话快问快答时间。
对自己目前的生活与眼前这个世界,你想做些什么,让它变得更好?

答:通过音乐与身体力行,给大家传递积极的信息,生活是有各种不如意,但我们更需要一双看到美的眼睛

在目前居住的城市中,最喜欢去的地方?为什么?

答:东湖边,近水多灵性

你在音乐上的偶像是谁?
Jimi Hendrix, Stieve Ray Vaughan, ZZ Top

你心中对“简单生活”的定义是什么?

答:少些纷扰,多些专注!

了解更多关于简单生活节的信息,请访问腾讯专题:http://ent.qq.com/zt2015/simplelife/index.htm